如果我做了人工流產,我可以得到赦免嗎?

如果我做了人工流產,我可以得到赦免嗎?
Can I Be Forgiven If I’ve Had an Abortion? ─ R.C. Sproul

雖然我所做的事無法挽回,但我可以獲得赦免。- R.C. Sproul

因為聖經提及不得赦免的罪,關於此罪的具體特性,有很多的猜測。有些人草率地下結論,墮胎是不得赦免的罪,因為殺人是最惡劣的罪行之一,而墮胎一向被視為一種謀殺的形式。這是對不得赦免的罪所下的合理結論?不。

在這不深入研究神學上的技術細節,讓我直截了當地說,沒有聖經證據支持這種觀點,沒有大量證據否認墮胎是不得赦免的罪。

大衛王犯了謀殺罪;他為了自己的私利密謀殺害烏利亞。大衛想娶烏利亞的妻子拔示巴。大衛悔恨自己的罪是聖經的悔罪模式。他在詩篇第五十一篇中的悔改禱告是經典的。我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,即使在他犯了通奸和謀殺的混合罪之後,大衛亦得到赦免並且恢覆與上帝的團契交通。幾乎沒有理由相信那些做過墮胎手術的人不蒙赦免。

一個人要經歷得赦免的真正自由,只是需要以謙卑的心和痛悔的靈來到上帝面前。痛悔包含因違背上帝而引起的,真正敬虔的悲傷。它有別於不徹底的悔改 —- 是一種虛假的悔改形式,其動機是害怕遭到審判。當孩子看到母親手裏拿著扁板,他為手在餅幹罐裏被抓著而說對不起,從孩子身上可看到不徹底的悔改。真正的悔改是承認有罪的事實,而且不試圖作出辯護。任何人來到上帝的面前,以真正謙卑,痛悔,真誠的態度來解決罪,並且不再重犯,一定得到上帝的赦免。

我們經常聽到這樣的問題:「如果你有機會重新開始你的人生,你將會做什麽不同的事?」有時,一般人回答說,他們會做完全一樣的事。我費了好大的勁才相信這樣的回答。我們大家都會對過去的一些事感到羞愧。就我而言,我曾說過一些說話,但我希望我沒說過。然而一言既出,駟馬難追;說出去的話是射出去的箭。我可以修改我的說話,或者為我說過的話道歉,可是說話一旦說出口,就不能收回來。已經做了的事是不能撤消的。這是一個歷史問題。

雖然我所做的事無法挽回,但我可以獲得赦免。赦免是上帝恩典的奇蹟之一。赦免的癒合能力令人印象深刻。如果一位女士接受過人工流產的墮胎手術,上帝並不要求她胸前貼上紅字A走來走去,度過餘生。上帝確實要求她悔改自己的罪,並且為得赦免的潔凈來到祂的面前。當上帝赦免我們,我們便得赦免。當上帝潔凈我們,我們便得潔凈。這是進行隆重慶祝的一個理由。

「你們來!我們彼此辯論。你們的罪雖象朱紅,必變成雪白;雖紅如丹顏,必白如羊毛。」(賽一18)

本文摘錄自《Abortion》,史鮑爾 (R.C. Sproul) 著。

作者:R.C. Sproul
翻譯:Maria Marta
原文:Can I Be Forgiven If I’ve Had an Abortion?
http://www.ligonier.org/blog/can-i-be-forgiven-if-ive-had-abortion/

最嚴重的抗羅宗異端思想 - 辛克萊·傅格森 The Greatest of All Protestant Heresies? Sinclair Ferguson

得救的確據會生出四樣:
第一,不至動搖地堅守我們所承認的信仰,唯獨基督是我們的盼望
第二,認真思想如何彼此鼓勵,「激發愛心,勉勵行善」
第三,敬拜和團契時,繼續與其他聖徒彼此相通
第四,知道主再來的日子近了,就彼此鼓勵,繼續等候,向主忠心的生活
Sinclair Ferguson

我們先來看一道教會歷史題。貝拉明樞機主教(Cardinal Robert Bellarmine,1542–1621)在十六世紀是一位舉足輕重的人物。他是教皇克雷芒八世(Pope Clement VIII)的私人神學助理,當時羅馬反宗教改革運動中他是最得力的乾將之一。他曾經寫下這樣一個問題:「抗羅宗異端思想當中,最嚴重的是 _______ 。」 填空、解釋,並討論。

你會怎麼回答這個問題?抗羅宗異端思想中最嚴重的是哪一條?因信稱義?唯獨聖經?宗教改革口號中的一條?

這些答案邏輯上講得通,但都不是貝拉明心裡所想的。他的答案是:「所有抗羅宗異端思想當中,最大的是得救的確據。」

稍作思考就知道其中的道理。如果稱義不是唯獨因著信心、唯獨在基督里、唯獨靠著恩典——如果信心需要行為來補足;如果基督的工作需要被重復;如果恩典不是白白的、不是出於上帝的主權,那麼人就需要做點什麼,加添一些東西才能最終使自己稱義。這正是問題所在。如果稱義最終是靠我們來完成的,那麼我們就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得救的確據。因此這樣稱義就肯定是不確定的。任何人(羅馬教會宣稱,除非得到特殊啓示)都不可能確定自己是得救的。然而,如果基督已經成就了一切,如果稱義是唯獨靠著恩典,絲毫不靠我們的行為,完全是由信心這雙空空的手來領受的——那麼每一個相信的人都能得著得救的確據,並且是「完全的得救確據」。

難怪貝拉明認為,完全的、白白的、無條件的恩典很危險!難怪改教家們這麼喜愛希伯來書!

這就是希伯來書作者解釋到基督工作的最高峰時停頓了一下(來十18),用保羅一樣的口氣說道,「所以」(來十19,新譯本)。他敦促我們「當存著誠心和充足的信心來到神面前」(來十22)。我們不必把整卷希伯來書從頭讀一次,都能看到這個「所以」的力量。基督是我們的大祭司,我們良心裡的邪惡已經被灑淨,正如我們的身體用清水洗淨了一樣(22節,新譯本)。

基督一次永遠為我們的罪成了贖罪祭,已經照著不能毀壞之生命的大能得稱為義,成為代表我們的祭司。我們因著對他的信,就在上帝的寶座前為義,正如他為義一樣。因為我們是在他的義里被稱義,所以唯獨他的義才是我們的義!我們不可能失去這稱義,正如他不可能從天堂墜落下來一樣。這樣,我們的稱義根本不需要其他的來補足,正如基督的義無需其他來補足一樣!

因此,希伯來書的作者說:「因為他一次獻祭,便叫那得以成聖的人永遠完全。」(來十14)我們能有完全的得救確據,站立在神面前,因為我們良心的邪惡已經被灑淨,身體也用清水洗淨了。(來十22)。

貝拉明所代表的羅馬反駁說:「啊!這種教導會縱容人們犯罪,依仗恩典,生出反律主義。」可是希伯來書的邏輯並不是這樣。得救的確據會生出四樣:第一,不至動搖地堅守我們所承認的信仰,唯獨基督是我們的盼望(23節);第二,認真思想如何彼此鼓勵,「激發愛心,勉勵行善」(24節);第三,敬拜和團契時,繼續與其他聖徒彼此相通(25節前半節);第四,知道主再來的日子近了,就彼此鼓勵,繼續等候,向主忠心的生活(25節後半節)。

好樹才結好果子,壞樹結不出好果子。我們雖然不是靠行為得救;但我們得救之後,必然有好行為。實際上,我們是上帝手中的工作(弗二9–10)!所以,耶穌基督一次到永遠成就的工作會生發出有確據的信心,為信徒提供最充足的動力,使他們榮耀上帝,過討他喜悅的生活。基督所成就的工作不會使人對道德和屬靈的事漠不關心。而且,我們之所以有得救的確據,是因為上帝已經為我們親自成就了這一切。他已經在基督里向我們顯明自己的心腸。基督受死不是為了說服父來愛我們。基督死了,正是因為父親自愛我們(約三16)。他絕不是躲在聖子背後,帶著險惡動機要傷害我們。不,一千個不!聖父親自在聖子的愛和聖靈的愛里愛我們。

享有得救確據的人,無需去聖徒或馬利亞那裡找安慰。仰望耶穌的人,無需尋找其他的中保,在他裡面我們享有全備的確據。抗羅宗異端思想當中最嚴重的是哪一條?如果一定要稱這是異端,那就讓我們享受「異端」中這最為有福的一條吧!因為這是上帝自己的真理和恩典!


作者/辛克萊·傅格森 Sinclair Ferguson
辛克萊·傅格森博士(Dr. Sinclair B. Ferguson),救贖主神學院(Redeemer Seminary)系統神學教授;南卡州哥倫比亞市 First Presbyterian Church 主任牧師;著有 《磐石之上》等書。
英文原文地址:http://www.ligonier.org/learn/articles/greatest-all-protestant-heresies/
譯文地址:http://www.old-gospel.net/viewthread.php?tid=671 ,略作校改。
譯/古舊福音; 王一 Yi Wang